欢迎来北京赛车游戏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400-210-5598

最重要的就是战后的民生工程建设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6-26 01:08

  到平凉,是因为从《左文襄公在西北》一书中得知,左公当年西北平叛时将平凉作为跳板。既然那场帝国战略级的军事行动选择了平凉,就很有必要去现场看看。抵达平凉,与出租车司机闲聊,聊起平凉周边好玩的地方,除了崆峒山就是柳湖。柳湖距离我预定的酒店很近,司机强烈推荐值得一看。

  第二天早上醒来,吃完早餐,带着相机,抱着散步的心态前往柳湖。抵达那个牌坊式大门时我愣在那里了。牌坊匾额上落款“左宗棠”三个大字赫然醒目。走进公园,里面的绿化做得很好,种满了柳树和刺槐。走过一个林荫下坡步行道,高大的老柳就立在道旁,直径较大的柳树上都挂着一个“古树名木”的牌子。除了拉丁文学名,汉语名叫“旱柳”,但后面还有一个括号,写着“左公柳”。当地人说那是左宗棠当年平定西北的时候种下的。我事先猜测左宗棠和这片土地有很深的交集,但是没有想到是如此之深!

  左宗棠确实是个奇人,他并没有通过科举考试获得功名,但他的才能是有目共睹的。当初落榜后去南京拜访陶澍,之后两人结成了儿女亲家,还成为陶澍逝世后的托孤之人。他隐居田园,却依然洞察天下。可能他是把自己当做了当年隐居隆中的卧龙先生了吧!太平天国起义的时候,他曾到石达开军中,与石达开一见如故,他提出了自己对天国未来命运的设想,但因为洪秀全、杨秀清等人并不认同,所以最后悻悻离开。他知道自己成就不了天国伟业,于是就让天国成就自己。办团练,随曾国藩参与剿灭农民起义军,很快他成为了湘军中的佼佼者。平叛后的左宗棠在福建办船政,加强海防。但彼时的清帝国已是千疮百孔,1866年,甘肃爆发回民起义,清帝国无人可用,于是同治皇帝急召左宗棠进京。当时的西北局势非常混乱,除了甘肃回民起义,甘肃以东的捻军早已纵横陕西、河南与山东等地。甘肃以西的阿古柏盘踞新疆已经形成了割据政权。

  回京后的左宗棠受到慈禧的召见,当问及西北局势需要多少时间可以稳定之时。左的回答是:5年。他早已为帝国西北谋划了一个有节奏的战略设想,欲平回,先平捻;先稳甘,再收疆。大半个中国都在他运筹帷幄的构想里。当时的清帝国正处于捉襟见肘时运维艰的地步,朝廷中以李鸿章为代表的另一派大员已经主张放弃新疆那片蛮荒之地,只有左宗棠坚持力排众议。熟读经史的中国人心里都清楚西北对于帝国的重要性,所以左宗棠在朝堂之上,痛斥那些主张放弃西北的谬论。“周、秦、汉、唐之盛,奄有西北。及其衰也先捐西北,以保东南,国势浸弱,以底灭亡”。最后清廷通过了他的平叛方略,同意用兵西北。

  那是一场浩大的工程,在小说里发兵10万是一句何其痛快的话啊,但回到现实中,后勤补给,战略布局,整个战争机器的运转耗时耗资巨大。几年前我记得在一本名叫《旅蒙商述略》的书中提到晋商为左宗棠的西征军做后勤补给工作。粮草、棉被、兵器,以及长途运输过程中的自我消耗,核算下来需要十多个人才能保障一个作战士兵,所用骆驼、骡马更是不计其数,10万大军的背后是百万千万补给线。百余年前的平凉,一瞬间涌入大规模的军士和后勤保障人员,一个城市后来的发展轨迹往往都会在一些重大的历史事件面前发生逆转。当我置身于柳湖时,无暇顾及那场军事行动究竟给后来的平凉创造了哪些发展机会,我比较关心的还是左宗棠的状态。如果我们回到那一年,那画面,将如同远古的边塞诗一样凄美。

  驻军平凉时的左宗棠已经58岁了,1869年的冬天,一大队从湖南千里跋涉而来的南方士兵,口中讲着湖南话,身上穿着湘军的衣服,在万里黄沙中一路前行。队伍的最前面,高头大马上坐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紧随他身后的马车驮着一口棺材。古人有些看似离奇的行为艺术,当真正付诸行动的时候有让人震撼的感染力。朔风凛冽,这位南国老翁住在军帐里一路西行。自古以来的军事行动都是带有破坏性的,阿房宫、长安城都毁于那些王朝末年的军事行动。而左公行军所到之处,在黄沙漫天的西北荒漠竟然一路种下了这么多柳树。看来他是真的热爱这片土地,把自己当做了这片土地的主人。所以左宗棠平定西北与汉武帝时期的驱逐匈奴有非常重大的本质区别。他在军事行动推进的同时,也在思考这片土地于军事行动之后的发展建设问题。他在试图改写“春风不度玉门关”的历史,于是将那一抹绿柳一路栽向了大西北的纵深处。

  此前我没有发现,民国时期,鸳鸯蝴蝶派的小说家张恨水游历西北的时候遭逢大旱,他看到老百姓扒掉柳树皮充饥,于是写下了一首诗:

  在柳湖,不管是管委会还是民间,大家都特别注重保护左公柳。死掉的左公柳也不轻易砍伐,公园里倾倒的柳树也增设了防护栏就地保护,历代西北人不断在原来死掉的树下重新补种。柳湖公园的正门入口处有一块牌子,统计现在还活着的左公柳有146棵。柳树的寿命不长,这些树终有一天会离我们而去,左公那个时代的故事也将慢慢被世人遗忘。

  在经略西北的过程中,最重要的就是战后的民生工程建设。新疆得以在晚清建省,正是纳入帝国行政版图实属不易。整顿西北的茶叶政务成为民生工程中的首要任务。而当时的西北,积弊日久。连年战乱,导致过去的商业贸易停滞。在整顿茶务时,他借鉴了陶澍整顿盐务的经验,一方面强化了朝廷的税收,另一方面又给茶商带来更多的便利。

  他针对具体问题跨省协商去积极解决,当时针对西北军务,朝廷给各省划定了应该对纳的军饷数额,但各省自顾不暇,很难如数交齐。于是他针对湖南,与巡抚协商,茶商到湖南采购茶叶,在湖南境内只征收2成税费,其余8成由陕甘总督府补贴,而补贴款就用于抵扣划定给湖南当时应该对纳的西北军务款。在政府层面的账务上灵活处理,给民间茶商带来了实惠,在这样的背景下,茶商相当于直接豁免了在湖南境内的8成税款,积极性被充分调动起来了,湖南安化的茶行如雨后春笋,呈现出了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西北局势稳定,贸易通道畅达,俄罗斯的商人跨境而来。经过与左宗棠的协商,在清政府的同意下,商队从兰州跨过嘉峪关,沿着古丝绸之路开始将茶叶远销俄国。沉寂千年的古丝绸之路,在晚清时期,因为一个湖南人的阳关梦,猛回头,摇身变成了一条横跨欧亚大陆的茶叶贸易通道。从左公柳的绿荫望过去,通往天际的坦途就在脚下延伸,那就是被近代茶叶史反复提及的“万里茶路”。

  茶文化专业委会会主任,四川省食品文化研究会会长尹华国:慕茗笃行,扬花飞叶。万里茶路,与茶共舞。祝福万里茶路万里行!

  四川省茶艺术研究会会长何修武:一带一路,万里茶路。见证昔日辉煌茶道,祝洪莫如团队凯旋归来!

  湖南省高马二溪茶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洁:世间万事万物但凡带上个“万里”两字,都会有莫名的沧桑感,有着无法言语的艰辛,比如万里长征。如今洪生决心用心路用脚步用史料重新丈量万里黑茶路,行者也罢,征程也罢,西出阳关无故人,劝君多进两杯茶!

  光阴夜归人茶友雨砚:读着这篇文章把我再次带入“法门寺” 作为一个专业“蹭茶”人一直想去参观古人的茶器几年前如愿以偿。 今儿跟着“光阴夜归人” 再次到来穿越时空进入大唐茶事。

  兰州、武威、张掖、嘉峪关、玉门关、敦煌、哈密、吐鲁番、乌鲁木齐、于阗、巴彦淖尔、包头、呼和浩特、乌兰察布、雁门关、大同、祁县、太原、北京、承德、武汉、长沙